当前位置:竞技宝 > 188bet >

“儿童版Uber”市场再扩张 没空接送孩子的家长解

2019-05-04 06:49来源:网络投稿

  一位穿着橘黄色T恤,T恤背后写着“CareDriver(特护司机)”的女士站在了门口。“你可以叫我B小姐。”杰奎琳·布奈特(Jacqueline Bouknight)一边说,一边和沃克握手,并向贾伦做着自我介绍。随后,贾伦在母亲的注视下,坐上了布奈特的车……

  半小时后,贾伦的足球训练就要开始了,训练场地距离他们家大约20分钟的车程——只是,沃克和丈夫两个人埋头工作,根本不可能抽出身送孩子。

  与此同时,成立于2013年的Zūm也在今年2月28日宣布完成4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获得两大汽车集团“加持”——由BMW i Ventures领投,沃尔沃科技基金等跟投。这家成立于2015年的公司,在过去四年发展迅速,先后拿到了近7000万美元的融资,这无疑说明了当下资本对这一共享出行空白领域的期待。

  据《华盛顿邮报》4月7日报道,在本月,HopSkipDrive的业务版图将从洛杉矶、硅谷扩展至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这将是他们进军东海岸的第一个市场。

  HopSkipDrive公司的司机99%以上为23岁以上女性 图自《今日美国》

  美国出租车协会发言人约翰·博伊特(John Boit)也对该公司的一些安全检查的有效性提出质疑。他建议,该公司应该在每辆车里安装一个摄像头,以便家长监控每一次乘坐。“这是一种很好的营销方式,但营销无法保护脆弱的乘客,尤其是儿童。”

  这时,敲门声响起。

  贾伦正准备坐上布奈特的车。图自《华盛顿邮报》

  也就是说,如果父母能负担得起——这项服务的车费约为20美元,比优步(Uber)和Lyft等替代服务更贵,这无疑是个不错的选择。此外,HopSkipDrive还允许家庭拼车,这也大大降低了成本。

  相关公司已获多轮融资

  

原标题:“儿童版Uber”市场再扩张 没空接送孩子的家长解脱了?

  而最令麦克法兰自豪的,无疑要数她们对司机的严格筛选过程,“我们做的筛选过程远远比大多数家庭选择保姆的过程还要复杂和严苛,力求保证孩子的安全。”

  

本文为红星新闻(微信号:cdsbnc)原创

  重抓安全的儿童出行服务:

  此前多年,家长们一直使用优步(Uber)和Lyft等叫车应用来接送孩子。但是,这些公司的条款和条件都要求司机不得搭载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因此,约在五年前,HopSkipDrive和其他类似的初创企业就开始试图以安全为重点抢占儿童共享出行的市场。

  

红星新闻记者丨 翟佳琦 编译

  当下这个家庭日程安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张的年代,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的初创企业正在努力打进这个市场。除了HopSkipDrive之外,同类公司Zūm也在该领域跟进,其于今年2月28日已获得由BMW i Ventures领投,沃尔沃汽车集团科技基金(以下简称沃尔沃科技基金)等跟投的4000万美元融资。

  “作为有全职工作的母亲,我有时感觉自己快要死了,我真的感到很内疚,因为我不得不告诉我儿子,‘你不能去上空手道兴趣班了,因为星期四下午5点我没时间送你。’”HopSkipDriv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乔安娜·麦克法兰(Joanna McFarland)表示,“我们只是觉得,应该有更好的办法。”

  桑迪塔蒂塞尔表示,自己已预定了两趟专车,这项服务就是“雪中送炭”。作为一名单身母亲,她每天往返于华盛顿特区的法律秘书办公室,斡旋于公司、儿子的棒球训练、数学辅导和医生预约之间。

  作为“特护司机”的布奈特,就职于HopSkipDrive公司,这家公司专为6至18岁的少年儿童提供叫车服务,其中,99%的司机都是23岁以上、具有超过5年看护育儿经验的女性。

  49岁的塔蒂塞尔说:“我确实需要这样的支持,我相信还有其他单亲父母和我一样。”

  斯普林菲尔德的母亲肖娜·沃克(Shawna Walker)也表示,此前,她经常被迫依靠朋友或较大的孩子来帮助贾伦去上运动课程。

  没空接送孩子的家长:

  正因如此,这两家公司均面临着传统校车行业的“打压”和较大的政策风险。有评论指出,在校车发达的大部分区域,儿童网约车难以成为家长和学校考虑的选项。2018年10月,总部在波士顿的学生出行服务商Sheprd因资金链紧张和马萨诸塞州监管机构的担忧而被迫关闭。

  而除了安全问题外,两家专注于家庭的网约车初创企业Shuddle和Boost,近年来因财务困境被迫关闭后,一些批评人士质疑,这种小众网约车服务能否与优步和Lyft等巨头竞争。而此前在2016年4月,一家主打儿童共享出行的网约车公司Shuddle由于资金不足,竞技宝宣告倒闭。

  麦克法兰说,在华盛顿特区,对这种服务的需求似乎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众所周知,对于在华盛顿特区工作、住在郊区的父母来说,他们的通勤时间普遍较长,因此接送孩子对于他们来说显得尤为烦恼。

  此前在2016年4月,一家主打儿童共享出行的网约车公司Shuddle由于资金不足宣告倒闭。图自《今日美国》

  尽管包括Zūm和HopSkipDrive在内的公司均承诺,为保证儿童安全出行,会对司机进行较普通专车司机更为严苛的限制,而且还给予家长通过APP随时监控车辆定位的权限,但归根结底,儿童的出行安全依赖于司机本身,这背后仍潜藏着某种不可控的风险。

  但批评人士仍对安全性提出质疑

  “如果你想最大限度地利用与孩子在一起的宝贵时间……你可能会想办法将接送的这种任务‘外包’出去。”塞耶解释道。

  就在上周,桑迪塔蒂塞尔(Sandi Tartisel)在看新闻时第一次听说了HopSkipDrive。一开始,她对把10岁的儿子和一个陌生人放在一辆车里的安全问题持怀疑态度。然而,在看到司机的招聘要求包括五年以上的看护经验时,她被说服了。她表示,她非常喜欢能把孩子从停车位置直接送到目的地的服务。

  

编辑丨汪垠涛 张寻

  “现在,各种兴趣项目在下午开始得越来越早,有全职工作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有机会参加这些活动,但接送是一个大问题。”沃克说,“你如何让他在一天里去踢球、去看医生,自己还不会被领导认为是擅自离岗?这简直是考验父母调度、协调能力的噩梦。”

  据科技媒体techcrunch2017年11月21日消息,HopSkipDrive获740万美元A+轮融资,由Student Transportation Inc.领投、现有投资方Upfront Ventures和FirstMark Capital参投;此前他们在2016年已获得1410万美元的A轮融资。

  它的手机应用允许父母提前一天订车,并为每趟接送提供唯一的密码口令,以确认是否为司机本人;家长还可以指导司机下车,从校门口把孩子接出去,和孩子一起步行到停车位置,以免孩子在放学路上遇到不良少年的骚扰。

  成立于2013年的Zūm在今年2月28日宣布完成4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 图自《今日美国》

  正因如此,HopSkipDrive公司自成立以来,其业务已扩展到加利福尼亚,现在又扩展到华盛顿地铁地区——这将是它在东海岸的第一个市场。HopSkipDrive公司CEO麦克法兰表示,目前已有数百个家庭和近100名司机在该地区登记。

  但是,不可忽略的是,早前行业空白的背后也是共享出行服务商对该细分领域风险的望而却步。

  这就是“雪中送炭”,我需要这样的支持

  HopSkipDrive公司由洛杉矶的三名拥有全职工作的母亲创办。该公司宣称,它对司机进行了严格的审查,包括联邦调查局(FBI)备案的指纹识别、全国和全球犯罪记录检查,以及至少5年的育儿经验等15个认证流程——因此,99%的司机都是23岁以上的女性。

  一个普通星期三的下午5点,在美国斯普林菲尔德市政府工作的肖娜·沃克(Shawna Walker)像往常一样,在家里同时完成了三件事:在开了一天的电话会议之后,她赶着完成了一项人力资源方面的工作,同时,她还在炉子上搅拌一锅意大利面,并守着14岁儿子贾伦(Jalen)在厨房的餐桌上乖乖地写作业。

  一些批评人士怀疑,这家面向“小众市场”的拼车公司能否成功,尤其是在人们对优步和Lyft等服务的安全担忧加剧之际——上个月底,南卡罗来纳州的一名大学生在搭乘优步时惨遭杀害,警方称她上错了车。

  也正因如此,专为儿童提供共享出行服务的公司在近年来应运而生。

  目前,Zūm和HopSkipDrive两家同样位于加州的初创企业,已成为了儿童共享出行领域的领军代表。

  对司机严格审查、15个流程认证、看护经验…

  研究美国家庭如何利用时间的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社会学教授莉安娜·塞耶(Liana C. Sayer)表示,尽管父母的工作忙碌程度有增无减,但如今他们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比过去几代人都多。父母们,尤其是中产阶级的职业母亲们,被迫在繁忙的工作日程之间来回奔波,同时还要给孩子提供从前全职妈妈才能做到的陪护教育、课外活动机会。

  女性司机、看护经验、多重身份认证,这些公司看似严格到“天衣无缝”的审核的流程,看似给父母吃了一颗颇有分量的“定心丸”。然而,对于这个网约车的细分市场,仍有一些批评人士对于安全问题指出了质疑。

  同时,乘客家属还可以在乘车过程中随时监控孩子的定位,一个由20人组成的技术支持团队也会实时监控几乎每一次出行。